新民週刊 : 陸建非:雕塑家瞿廣慈去了,不想驚動喜歡他的人……

發佈者:新聞中心發佈時間:2021-08-22瀏覽次數:10

我得知瞿廣慈離世是在朋友的微信羣裏,震驚不已,這怎麼可能?他剛過知天命之年啊!天命是古人一種大雅的敍述方式,“知天命”不是聽天由命、無所作為,而是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努力作為但不企求結果。五十歲之後,知道了理想實現之艱難,故不再處處追求結果。當然,還是可以“發憤忘食”、“樂以忘憂”,但對個人榮辱已經淡然。這似乎不像瞿廣慈的做派,他一直在奮力奔跑!

瞿廣慈,1969年出生於上海。是中國著名雕塑藝術家,曾在上海師大從教八年,後辭職專攻藝術,與妻子向京創立稀奇藝術。2021年7月31日因病逝世。



2021

07.31



上網一看,許多媒體在報道這一消息時,不約而同刊發一張照片,瞿廣慈雙手託着腮幫,依偎着同樣姿態的“小胖人天使”——他的代表力作,後成為中國當代藝術視覺中極具社會影響力的經典符號。他憂鬱傷感的神色,頭髮和鬍鬚上斑斑駁駁的白色,使我對他有些陌生了,好像不是在上海師範大學當老師的那個瞿廣慈了。他太累了!當年的小瞿老師白皙帥氣,爽朗敏捷,話語清脆睿智,點子特別多,三句不離本行——雕塑。他特別喜歡用哲理和邏輯來表達自己的想法。最讓我歎服的是他內心的坦誠與真摯,從不拐彎抹角,直抵事物的存在本質,並對這樣的存在保持包容與開放。這大概也是作為藝術家的他最可愛的地方。

瞿廣慈和向京

給我印象特別深刻的是1999年夏天,瞿廣慈和妻子向京開着一輛破舊的吉普車,帶着“黑皮”和“花花”兩隻小狗,從北京顛簸來到上海。後受聘於我校美術學院,之後就一直為創建和發展雕塑專業而不懈努力,可謂“焚膏繼晷,殫精竭慮”。

看得出,他找校領導要資源、要師資時都是備足課的,條理清晰,理由充足,而且經常與兄弟院校相比,使領導為“差距”和“短板”而着急,當時學校試圖全力打造門類齊全的美術學院,這種激將法很有效果。雕塑創作和教學需配置很大的空間,要有工廠車間那種攤得開的排場,師大東部校區雖然精緻,但不夠開闊。經過他一番持續的遊説和折騰,學校在小樹林旁闢出了一大塊空地,就任由那一撥雕塑人去搗鼓,後來變出了一個簡易實用的大工棚,師生們大大小小的作品不斷呈現,車間裏漸漸放不下了,就散落在小樹林裏。説實話,漆黑的夜晚路過那片樹叢,看着那些誇張或荒誕的人體雕塑,渾身頓時會起雞皮疙瘩,而且大塊的牆面都是手繪的“塗鴉”。

小瞿先後擔任教研室主任和美術學院院長助理,主持上海師大的“無形畫廊”,獲得優秀青年教師稱號,還評上了副教授,在學校青年教師中相當出彩。用向京的話來説:“學校給了我們一間小工作室,立刻可以開始做東西了。教學生,也是講跟專業有關係的事情。生活一下子變得特別簡單,這很適合我倆的脾氣,一下就投入進去了。我們的第一個個展是在學校做的,正值上海雙年展,來看的人特別多。後來一路都很順,我所有的大作品都是從上海開始的。”瞿廣慈也説:“離開北京時,我覺得對於個人創作來説,已經完全釋放了。”在上師大的8年,作為藝術家的這對小夫妻逐漸成熟。尤其是向京,在此期間創作出絕大部分代表作。

掩映在上海師大校園綠樹叢中的瞿廣慈作品《田家炳先生像》  陸建非攝於8月21日午後

瞿廣慈的藝術天分在建造教苑樓時充分展露,這幢樓的部分資金是香港實業家、慈善家田家炳捐贈的,為了紀念和回報田老先生的善舉,學校決定在新樓旁邊豎立一尊田家炳雕像,這個任務交給了小瞿。他二話沒説就投入了緊張的創作。

2001年10月12日瞿廣慈隨校領導赴安徽師大會晤田家炳,老先生正好在那所大學考察。近距離體察和感悟創作對象的真實容貌和舉止,對雕塑家來講,必要且重要。回校後沒多久,小瞿拿出了樣稿,通過審核之後,馬不停蹄,進入工藝製作流程。沒幾天銅像澆鑄成功。2001年11月20日,田家炳一行光臨上師大,參加銅像落成儀式,受到了500多名學生的夾道歡迎。對着銅像,田老先生連連説不可以塑像的,受之不起,受之不起……。田家炳和家屬對銅像的藝術風格尤為滿意,貌合神更似,特別是田老那個笑的模樣,質樸,謙遜,極具韻味,過目不忘。

2007年年初小瞿和向京向學校提交了辭職報告。説實話,學校領導非常捨不得,但又無能為力。心知肚明,這對為藝術而生的雕塑奇才想飛得更高更快。挽留之類的客套話也是多餘的,只能默默祝福他們。離開學校後的那幾年,我們聯繫少許多,但一直關注着他們的發展狀況。特別是“稀奇藝術”面世,震撼藝術界。X+Q Art是瞿廣慈與向京各取姓氏首字母組成的藝術品牌,二人被公認為當代中國藝術市場最成功的雕塑家,有一年他倆在國內的拍賣總成交額比其他雕塑家的總和還要多。

瞿廣慈送給作者的作品《少女》

2011年瞿廣慈邀我參加稀奇系列作品在上海的專賣店開張儀式,門店設在南京西路人民公園旁邊,我送去了花籃。小瞿特意贈我他簽名的小胖人天使。拿到這玩意,一開始不怎麼喜歡,覺得小胖子的樣子有點別捏,怪怪的,顛覆了我們這一輩人的審美慣性。後來他跟我解釋了老半天,慢慢地,我讀懂了憨厚、呆萌、煞有介事的戲劇化臉譜,謂之“中式幽默”,並走近了小瞿,即小胖子老爸那一片“不安分”的內心世界……小胖子的天使神話在延伸,以此為起點,降生出許許多多的頭部品牌以及衍生產品,兩位雕塑藝術家把稀奇藝術定義為“藝術的禮物”。

2017年11月,瞿廣慈在直播介紹“稀奇藝術”產品

他們的雕塑作品如同文字般具有很強的敍事性,同時巧妙地融入晦澀的隱喻,使得語焉不詳的態度在雕塑作品的本體與空間的相持狀態中表現得更為直接、具體。除了藝術家,作為商人的瞿廣慈也是成功的。從倫敦設計周到巴黎家居時尚博覽會,從BBC最佳“藝術風格禮物”到古根海姆博物館的藝術商店,他帶着稀奇藝術走向大眾,讓商業充盈着藝術的養分,耐人尋味。

向京送給作者的作品《白馬》

被媒體稱為稀奇的神鵰俠侶瞿廣慈和向京確實掙了不少錢,但他倆也做了許多公益項目,如瞿廣慈個展“終北國”就捐贈了九件“稀奇”系列的新作,參加藝典中國網拍,助力保利芭莎慈善項目,捐拍所得投入“思源救護·貧困縣/鄉衞生院救護車項目”,通過捐助救護車,為貧困地區羣眾爭取黃金救治時間。

向京在創作

疫情暴發之後,瞿廣慈説:“一切都發生了變化,作為中國藝術的一個頭部品牌,我希望能夠做得更多一些。10年來,稀奇已經成為我與世界對話的一種方式,它讓我把對這個國家、這個時代的想法塑造出來走進更多人的生活裏,這個信息多元的國家和時代讓我充滿了無限的好奇與興趣,未來的中國,一定是多種語言與意象融合在一起卻完全不違和的獨特景象……稀奇藝術也會繼續用作品給每一位中國人送去祝福與歡笑,陪伴在每一個四季冷暖的日子。”

2021年4月,北京,稀奇藝術全新概念店成西單熱門打卡地。

2021年5月14日,稀奇藝術在廈門艾美酒店舉行“國際護士節,感謝援鄂醫療隊暨護士節捐贈儀式”,將305個《2020史詩紀念版·你的芳華512特供款》藝術雕塑捐贈給16位援鄂醫療隊代表。致敬疫情期間每一位最美逆行者,用藝術的方式銘記白衣天使們的堅持,感謝抗疫醫護人員的付出和勇敢。現在想想,當時他實際上已經病得不輕了!


“稀奇藝術”發佈的瞿廣慈逝世信息

本週四上午我打電話與瞿廣慈的姐姐聯繫了一下,她也是我校職工,剛退休。她的語氣出乎意料的平靜。她説:“7月31日清晨在日本,小瞿是非常安詳地離開了。他過世的消息,公司和家屬刻意晚了一些時間才對外宣佈,為的是不想驚動關注他、喜歡他的人。這也是瞿廣慈的遺願‘不希望大家過分討論這件事,就像一張飯桌上剛有人分享喜悦,但又有人提起悲傷。’”他姐姐又説:“小瞿更希望轟轟烈烈地來,直接從每一個人心裏靜悄悄地走。這是他想要的方式。我們全家已經走出了悲痛的狀態。上帝就是這麼安排的!”

我突然想起在一個訪談節目中,小瞿説過一句驚人之語——“雕塑家與上帝比較接近”。

願廣慈在天堂過好每一天……


(作者繫上海師範大學原黨委書記、外國語學院教授,中國跨文化交際研究會上海分會會長)


鏈接地址:雕塑家瞿廣慈去了,不想驚動喜歡他的人…… (qq.com)